小恶魔墨子

油画棒真好玩

【脑洞】一个简单的集锦(?)多cp杂食有BED END请注意

堆积脑洞,有太太不嫌弃这些梗想画/写还请圈我(*°∀°)=3
1.叶奇(Bed End和糖)

醉酒后跑到事务所,结果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林奇,在梦中,自己被叶子发现,掐住脖子不得动弹,挣扎无果反♂被♂上♂,红着脸哭泣着醒来结果发现是个普通的梦,慌慌张张夺门而出并没有在意身上的吻痕。

2.小叔x蘑菇(两个大叔的浪漫你们小孩子是不会懂的,肉)
作为jc,为了观察蘑菇有什么奇怪举动,在住处各个角落安装了摄像头。蘑菇发现后并没有直接戳穿,而是在洗澡的时候故意对着镜头方向各种摆姿势甚至还在最后给了个飞吻。黑着张脸来到蘑菇的住处,凭着自己身手好,制服住蘑菇后,刚开始只是想羞辱一下对方找回面子,直到无意间发现在蘑菇耳边吹气能得到有趣的反应……\(//∇//)\

先堆这两个,还有好多脑洞待老夫慢慢码ヾ(Ő∀Ő๑)ノ

【练笔】百年庆典(架空)

想尝试着写写看“热闹非凡的场景背后的一份落寞”这种感觉的东西就有了这个产物

《百年庆典》

明天将是小镇上的庆典,百年庆典,庆祝小镇在大英雄柯特的帮助下从南方暴君的统治下解脱的第一百年。

无论男女老少都参与到庆典的准备中,每一次庆典时,镇上总是彩旗飘飘,热闹非凡。

男人们打来猎物,大多是野兔,还有几头野猪,纷纷被送往镇里手艺最好的厨子玛格南夫人那里。

玛格南夫人有着祖传的食谱和美味的秘制酱料,所以玛格南夫人的餐馆也总是坐满食客。她有着娴熟地拔下野兔的整张皮的手艺,她会用银闪闪的刀剔去骨头,就像她的母亲那样,做出香喷喷的佳肴。到了明天,这些美味将被送到参加庆典的每一个人嘴里,接着是胃里,所以玛格南夫人只好先关了餐馆,抓紧时间,想办法把那些野兔和野猪塞进锅里。

不是所有妇人都有玛格南夫人这般手艺,所以她们大都在为家人们缝纫着庆典上的礼服。镇上的富贵人家会请裁缝做一套合身且精工细作的衣服,就是最穷的海尔曼一家也会红光满面地穿上没有一处补丁的衣服。镇长夫人届时肯定会戴上一顶用彩带鲜花和宝石装饰的繁重的礼帽,站在镇长身边,一起宣布庆典的开始。

当大人们都在忙碌的时候,镇上的孩子们总能时候玩的尽兴。他们会在小镇的街道上上蹿下跳的来回嬉闹,也会三五成群的偷偷跑到老疯子卢瑟夫家里听他讲故事。老疯子卢瑟夫是镇上最年老的人,和他同一年代出生的人都已经不在了。他总是疯疯癫癫的,说着些胡话,镇上的人平时都避着他,不让自家孩子去接近老疯子卢瑟夫。但是孩子们的好奇心总是无限的,所以在孩子们的叽喳声中,卢瑟夫讲起了故事。

“百年庆典定是办不成的!”他挥舞着拐杖,大声地用嘶哑的声音吼着,“柯特不会让百年庆典办成的!”猛烈的几声咳嗽,卢瑟夫呲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继续讲,“一百年前的柯特在临死前就说过了,‘不要为我举办庆典,若是如此,南方的巫师凭借你们的大意和怠惰,在百年后便会将这悲剧重演。’但你们,一个人,没有一个人肯听信这句话!”“这世上哪儿有巫师!”一个孩子嬉笑着叫到。老疯子卢瑟夫不在意地哼了一声“第一年的庆典,所有妇人的帽子都被吹到了燃起的篝火中,我知道那是柯特干的,他在警告!可是,哼,第十年的庆典上,人们取消了篝火,改成了烟火表演。”卢瑟夫的脸上充满不屑。“那一年,烟火掉到了镇东的废弃粮仓里,引发了一场火灾。人们只顾着庆幸烧毁的只有一个废弃粮仓,却忽视了柯特的警告。”卢瑟夫的眼中充斥着悲伤,嘴角却带着嘲讽的笑。“后来的每次庆典,柯特都一次又一次的给予人们警告,到了第五十周年的庆典,我也试着警告,可谁会听呢?人们甚至都忘记了那年南方的巫师带来的灾难,自作聪明地传成南方的暴君,把我,当做一个疯子!”卢瑟夫再一次挥动起拐杖,不顾孩子们的哄笑声叫嚷起来,“快跑吧,孩子们,快跑吧!在南方的巫师来之前,跑得远远的!”

“在南方的巫师来之前跑得远远的!”孩子们嬉笑着跑开,用阴阳怪气的语气重复着卢瑟夫的话,就像听到了最好玩的笑话。

老疯子卢瑟夫停下了叫喊,收起挥舞在半空中的拐杖,又瘫坐回吱呀作响的椅子里,叹出长长的一口略显浑浊的气体,然后又和平日一样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中。

我有些不舍地看着卢瑟夫,最后离开了这个小镇上唯一不热闹的地方,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的时间也不过是眨眼。更别说一个仅仅晚上的等待了。

百年庆典在镇长的演说词后正式开始,镇长夫人顶着那高高的绑着彩带装饰着鲜花的炫目珠宝的帽子站在他身边微笑着,海尔曼一家难得的穿着没有补丁的崭新衣服兴奋地接过玛格南夫人烧的兔肉和野猪肉。

我不喜欢这样热闹的活动,溜到了寂静的卢瑟夫家。

卢瑟夫枯瘦的身躯陷在椅子里,仿佛吱呀作响的不是椅子,而是他的身子。我走向这位寂静的老人,直到我不小心把一片枯叶踩出响声,他都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你来了,”卢瑟夫干瘪的双唇兴奋地颤抖着,他努力地撑起身子,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终于来了,您终于来了……”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子,尽可能地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住我。“柯特先生,我等您一百年了!一百年了!”我轻抚着他的背脊,任凭这位老人在我的怀中抽泣。

“我来接你了,卢瑟夫。”望着南方飘来的黑色的烟雾,我将卢瑟夫逐渐冰冷的躯体放回吱呀作响的椅子里,拥抱着那具鲜活的灵魂。

“一起跑吧,在南方的巫师来之前跑得远远的!”

 

摸鱼(*'▽'*)♪(*'▽'*)♪

叶林(林叶??)脑洞

“说来泰迪熊竟然能保护人诶……”我嘀嘀咕咕地打开青叶的门,“要不我也去买一只……?看起来还挺不错……”
假如不变异的话。
想到这不免有些想笑,而那一丝笑意在推开门后全盘消退。
“泰迪熊?”我惊讶地看着手中突然多出的一只泰迪熊,做工精良,看上去也未曾染上阴气。
……下一个案子的线索?
我想不出叶青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泰迪熊塞进我怀里的其他理由。
“叶,叶青?”我试探性地喊他的名字。“我不能收,你说过就算是你给的东西也不能收下……唔!”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怀中又多了两只泰迪熊,紧接着的是额头上一记不轻不重的敲击。
“这叫送,不是给。”
叶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丢给我一句不算解释的解释。
“回去吧。”
事务所的大门自己打开,我只好抱着四只泰迪熊匆忙离开。
门关上前我向里看去,叶青那若隐若现的轮廓站在档案架边。
等等那是在挥手吗?!
门砰地关上,我只好当自己看花了眼,匆匆离开六号楼。
————————————分割线——————————————
差不多就是被小叶子强行塞了一堆泰迪熊满脸问号的奇哥

单纯想送林奇礼物仗着奇哥看不到自己不会脸红找了个蹩脚借口送泰迪熊的小叶子
按林奇的做派估计会把它们全部放自己床上,嗯owo
笔拙写不好,差不多就是酱的小剧场www

日常摸鱼

沉迷青叶无法自拔QwQ
档案式叙事深入人心w
然鹅为什么我一直入冷坑,吃冷cp啊qaqq
超喜欢古陌的!想欺负他……毕竟耳朵那么敏感(x)
有吃南宫蘑菇视听组的小伙伴吗……?(敲饭碗)
还有就是有吃all林奇的小伙伴吗qaqq
望互fo⊙▽⊙

原梗来源于贴吧id:LOVE杏红
如果六子是你的男朋友
↑这样的小段子改编的短漫
好久没碰板子好不习惯(/ω\)
人渣oso真是太好了ww